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八次过关未断头
作者:传奇3私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3/12 7:19:45

  八次过关未断头

  他从入学开始学习写字,六七岁就显露出了对书法的浓厚兴趣和天分。只要有机会就写写画画,有时候他看着字帖一盯就是几个小时。吃饭时在桌子上写,玩耍时趴在地上画。有一次他悄悄拿了家里石工的凿子跑到山上石板上去练字,等着干活的石工找了半天,终于在山上找到了趴在石板上的魏传统。因为耽误了一下午干活的时间,石工只好向爷爷告了魏传统一状,为此他被爷爷狠狠地教育了一顿。家里的工人见魏传统对写字如此热爱,便将烧过的木炭条留起来给他,魏传统视若珍宝地用它在大石板上练字。就这样,在大石板上写了擦,擦了写,竟然把石头表面磨成了光滑的平面。到十五六岁的时候,他的书法在附近一带有了小名气,过春节时,魏传统家院子的大小门上都贴上了他写的对联。周围人家也都找他写对联、写契约。

  魏传统在17岁的时候考上了县中学。走出大山的他,在中学遇到了日后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的张爱萍。两个人一见如故,感情日笃。他们一起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全校学生闹学潮,驱赶反动保守的校长,并取得了斗争的胜利。

  20岁那年,魏传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党组织派他到一所小学当老师负责选拔训练培养青年,向红军游击队输送革命力量。他教农民识字,并且自编教材传播革命思想。他曾经编过这样一则顺口溜:

  地主不劳动,日子过得美。贫农苦一年,交租又纳税。出路只一条,大家入农会。团结求解放,拿枪去作对。

  他还编写了很多歌曲,有一首《庄稼佬》广为传唱:

  红日未出天未晓,庄稼佬起来了。一天到晚忙不开交,一年累得不得了。

  一年累得不得了,挣的银钱搞不到。挣的银钱哪去了?遭到强盗抢去了。

  洋人是一大强盗,军阀是第二大强盗,吸尽了穷人的脂膏,贪官污吏傍到搞,还有劣绅和土豪,国民党也一样糟。

  如把这些打倒了,苛捐杂税就取消。若是这些打不倒,子子孙孙不能伸腰。

  这些通俗易懂的顺口溜、歌曲,团结了当地的几乎所有青年。农民的觉悟提高了,有了自己的组织,斗争目标明确了,他们团结斗争,争取减租减息,改变了一盘散沙的状况。

  红四方面军来到通、南、巴地区后,魏传统参加了红军。他的写写画画的才能在红军中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红军北上途中,《红军报》的编印对巩固红色政权、保卫苏区是至关重要的大事。组织上把报纸交给了他。可以说从主编到校对都是他一个人。盛夏的川东,本就酷暑难耐,对敌宣传的快报要在相对隐蔽的小屋里印制。有一次,魏传统为了赶发快报,在光线昏暗的油灯下一连熬了几个通宵,快报出来的时候,他一头栽倒在烟雾沉沉的小屋里,鼾声大起,谁也叫不醒。同事知道他几天没有吃东西,给他送饭过来,看着他满是灰尘和油墨的脸不禁感慨:“这个老魏,干起活来真是不要命了!”同志们怎么叫他也不醒,有人出了一个主意,石器私服一条龙服务端大喊:“老魏,又有新任务了。”魏传统一个机灵跃了起来,“什么任务?”“你啊,快起来吃饭,这么下去还不累垮了。”

  时隔不久,魏传统被调任作战参谋,主要任务是绘图标图。有一次战斗打了一天一夜,魏传统绘制地图也熬了一天一夜。战斗间隙,人们招呼他和首长一起吃饭,刚坐到饭桌前,只听“咚”的一声,一颗炮弹砸在了饭桌上。魏传统眼明手快,立刻跳起来把炮弹扔出一丈多远,等了半天没听见爆炸声——是颗哑弹。首长说:“看看我们搞宣传出身的同志,不仅能绘制地图,军事素质也是相当过硬的啊!”政委哈哈笑了起来:“传统,敌人送我们的这条大鱼要是没让你扔出去,我们这顿饭就热闹了啊。”……

  “八次过关未断头”

  八次过关未断头,

  此身犹健勿须愁。

  创业艰难知勇进,

  承担风险为丰收。

  这是魏传统80岁生日时写下的一首诗。这首诗生动地概括了他参加革命几十年来的坎坷经历。所谓“八次过关未断头”是指他革命经历中的八次遇险。这八次过关真可谓是一次比一次惊险。

  第一次,是魏传统刚刚参加革命不久,在他以小学教员的身份为党秘密工作时被人出卖,他和共产党员张元昌被关进监狱。在狱中,天堂开服一条龙制作魏传统和敌人进行了多方面的斗争。他花5块大洋结交了看管的“犯人头”,并通过他结交了监狱长。同时他学生的家长是县里有面子的人物,墨香sf一条龙服务端由这位家长出面担保,经过内外努力,魏传统被关押了20天后保释出狱。

  魏传统第一次过的关是国民党监狱的关,而此后他则几次在革命队伍中险些断头。这说来有些离奇。有一次红四方面军在通江召开党政工作会议。正在台上讲话的红四方面军主要领导人张国焘突然发问:“有谁知道马克思是哪国人?”

  魏传统耐不住,捅捅邻座的二九五团政治处组织股股长说:“是德国人,德国人。”

  这位组织股长站起来答了张国焘的问题。张国焘十分多疑:这位农民出身、没什么文化的股长,怎么会知道马克思是德国人?会后他派人去问这位股长,股长如实回答:“是魏传统告诉我的。”张国焘听了不满地说:“怎么能让魏传统参加这个会?他这个党员我们还没有承认呢。”就在追查魏传统党员身份的时候,副军长罗南辉对张国焘说:“我们需要留下魏传统,军队报纸由他编,审俘虏、办案子、起草文件、群众工作由他做,我担保他不会出问题!”张国焘仍不罢休,又把军政委找去,要他整理魏传统的材料,调查他是不是所谓“AB团”或者反革命。政委了解魏传统,也器重魏传统做政治宣传工作的能力,所以在张国焘面前担保魏传统不是“AB团”也不是反革命。回到军部后,军政委把魏传统叫到办公室,对他说:“老魏,你的命是保住了,但宣传科长当不成了,去当个油印股长吧。”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魏传统满怀感激之情,立刻到油印股报到。

  谁知这道坎刚迈过去没几天,又有人向张国焘报告,说保卫局长手下的两个红军战士被魏传统给杀了。张国焘听了火冒三丈,严令军政治部主任调查处理,魏传统随即被抓了起来。调查过程中,两个勤务兵证明那两个战士失踪当晚魏传统和他们在一起,魏传统这才被放了出来。

  “雪皑皑,野茫茫。高原寒,炊断粮。”在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魏传统不仅要面临恶劣环境的考验,而且还差点丧命在内部肃反的斗争中。在如此严酷的自然环境面前,张国焘仍然不忘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多次向保卫局的人交代:“魏传统、吴瑞林、傅崇碧这些人是小知识分子,左右摇摆,要对他们严加审查。”这次审查,是红五军军长董震堂站出来救了他们一命。一次,在研究处理这几个人的会议上,董震堂和保卫局的负责人争吵起来,最后拔出手枪,“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吼道:“如果说他们是反革命,我就是他们的头,如果要杀他们就先要杀我。”这才结束了这场争论。

  长征结束后,魏传统临危受命,出任西路军先遣工作团秘书长,走上了一条满是荆棘的路程。西路军渡过黄河后,边走边打,越往西走困难越大,特别是到了戈壁滩,饮用水比油还珍贵,战士们吃冰解渴,后来连冰都没有了。

  魏传统看着大家干裂流血的嘴唇,带头喝自己的尿液。连树皮都没有的吃了,魏传统流着眼泪杀了战马饮血食肉。仗打得极为艰难惨烈。最终由于种种原因,西路军接连受挫,败退祁连山。当时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开会决定:徐向前、陈昌浩回陕北向中央汇报;李先念、李卓然留在部队负责分散打游击。

  当时,魏传统接到的命令是,带几十个人疏散。领导交给他50两银子,对他们说:“你们沿着祁连山往星星峡走,如果遇到地方民团,这银子就是买路钱。”在凛冽的寒风中,魏传统带着他们翻过了一座座山,艰难地向西行进。路上碰到了被打散的秦基伟等人,聚拢起来的人,编成了三个大队,魏传统被任命为骑兵大队政委。不料,骑兵大队刚刚成立就遭遇了马步芳的搜山部队。魏传统带着骑兵大队几次被马家军冲散,最后因兵力悬殊,寡不敌众,魏传统等人被马家军抓到了张掖。

  在马家军的看守所里,魏传统和其他被俘的红军干部一起组建了党支部,他任副书记,和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此刻他还不忘统战工作,和关押在监狱中的百姓拉家常,宣传红军的主张,组织大家绝食抗议马家军的疯狂虐待。魏传统代表“犯人”和马家军谈判,改善了被俘红军的恶劣生存条件。他鼓励大家紧密团结,互相支持,互相鼓励,他们终于在八路军兰州办事处的努力营救下,回到了革命队伍中。。天堂2sf一条龙天堂2sf一条龙

Copyright 2012-2020 http://www.47e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天堂2sf一条龙服务端_传奇3私服一条龙服务端_真封神开服一条龙制作-www.47e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