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跳皮筋等传统游戏没落 小学生迷植物战僵尸
作者:天堂2sf一…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7/12 5:29:58

  跳皮筋等传统游戏没落 小学生迷植物战僵尸

  “现在有些俱乐部、度假村,都提供老游戏项目服务,天堂开服一条龙制作我曾经在昌平见过,一个孩子带着四五个大人在玩呢。”著名民俗学者高巍说。如今,城市地面变硬了,楼层变高了,电脑变多了,很多传统游戏难以开展,“可惜啊。这种孩子们都乐于接受的游戏,它的重要内核在于不强制孩子们做一些动作,让他们凭借兴趣去锻炼。”在玩的过程中,动手动脑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过去的游戏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人与人之间进行,不像现在在网上。”孩子们的感情变得融洽,这种感情也正是老北京比较讲究的。“如果可能的话,人们应该关心一下老游戏的形式,如果能在形式上变通一下,让孩子们重新对一些游戏感兴趣,让这些传统游戏得以很好地继承。”

  时间能证明一切,也能改变一切。呼朋引伴的游戏还意犹未尽,童年的主人早已换了一拨又一拨。跳皮筋、砍包、弹球……对于70后、80后而言,这些都具有特殊的意义。谁也记不准,什么时候开始不玩了。再回首时猛然发现,童年的游戏都已消失在时代的大潮中。如今,校园从黄土操场、花圃教室变成了塑胶跑道、水泥楼梯,孩子们都已习惯在教室里玩植物大战僵尸、纸牌游戏或者苹果电子产品。时间改变了游戏的形式,也证明了它的珍贵那些没落的游戏

  跳皮筋、砍包、逮人游戏,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明星”游戏,用风靡一时来形容它们的流行度应该是很谦虚的说法了。如今,它们没有了往日的辉煌,纷纷没落了从70后到80后,要没跳过皮筋,那就等于说你没有童年。随便问问哪个地道的北京大妞,曾经的小学生时代谁不是跳皮筋高手?跳皮筋的段位高低甚至决定了你在玩伴中的地位。可是现如今在00后的天下却难觅跳皮筋的踪影。韩老师是朝阳区劲松四小“跳着皮筋长大的”80后教师,谈起现在的校园景象时感叹,“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跳皮筋。”

  “小皮球,香蕉梨,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万子营民族小学80后的赵老师是地道的老北京,“我们最爱玩的是三人抻筋跳,皮筋抻成一个三角形,三个人念一句儿歌,转一下位置。”赵老师说的儿歌就是开头这几句,一直到“七八七九八十一”。除了脚筋还有手筋,用手指头勾着皮筋,什么“五勾五卷五花蹦”、“三踢四钩五蹦”,在她的记忆中,姑娘们跳皮筋能玩上一个下午如果夸张点说,在女孩子当中,皮筋跳得好不好决定了你是女王还是小跟班,那在男孩子当中,砍包也具有同样的重量级作用“砍包的乐趣太多了,绝不仅仅在于砍。”1985年生人的小佟最怀念的童年游戏就是砍包,两个人分站两边砍,几个人在中间躲避砍来的包,被砍中的遭淘汰。“砍包的学问大着呢,斗智斗勇。”小佟说,“从缝包开始,什么样的包好使?当然越沉的越好砍啊,墨香sf一条龙服务端一开始包里放石头子,砍到身上生疼,后来大多都装豆子。要想犯坏就装沙子,砍人身上一阵烟儿。”小佟说砍包的乐趣就在“策略”俩字,墨香sf一条龙服务端“别以为就是瞎砍瞎跑,砍的人得稳、准、狠,你得琢磨哪个角度既能砍到人,又让对方接不住包。被砍的人更要全神戒备,辗转腾挪、动作迅捷,让砍包的人找不准落点,还得接住砍来的包,这样就能多一条命。”随着游戏的进程,中间留下来的人越来越少,砍包的速度逐渐加快,双方体力消耗都很大,大有一决胜负的刺激感当年小区里、胡同里、学校操场上,男孩女孩一窝蜂似的乱窜,这就是逮人游戏的盛大场面。被逮的人心里那股子紧张劲儿就别提了,逮的人一接近自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好像被对方那只手一碰,自己就会变成卸气的皮球一样。玩到最后,一个个灰头土脸、汗流浃背这情境、这心气,恐怕现在的孩子体会不到,也想象不到了。逮人的玩法很多,“鸭子过河”、“摸墙到家”、“三个字”、“真假地雷”等等,总体上都是一个人来捉,另外几个人跑。逃跑中,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规则和说法,谁被逮住就去扮演逮人者的角色。韩老师说:“现在想起来觉得特别逗,以前我们有种玩法,快被逮到了就喊冰棍,意思就是把自己冻住了,逮人者就问你你是冻着还是化了?你要觉得自己逃得掉,就说化了,然后赶紧跑,说冻着就继续定在那儿,等着同伴过来拍你一下才能动,这叫被解救了。”这种以“疯跑”取胜的游戏,在现代都市里也快绝迹了,“别说在学校,就在我们小区里我也没见过有孩子这么玩。”韩老师说,孩子们放了学都坐上私家车回家玩卡丁车了现在的小学校园里已经是00后的天下,他们有更时髦的父母,更前卫的高科技应用,也有更繁重的课业压力。十分钟的课间,他们都在干什么?没有了父辈们童年时“长在外面”的气魄,看上去,他们的童年“冷静”得多小学教育“减负”以后,老师每天留多少作业就有了限额,但孩子们的作业还是永远都写不完似的。教四年级的赵老师说:“老师是按量留,但是家长会给孩子留更多的作业。”学生们放学后和周末都会上各种课外辅导班。赵老师说,自己班里有个孩子,除去睡觉的时间,周六日两天的休息时间加起来不到四小时,一天就要上四个辅导班。有的老师会在课上留8分钟的作业,要求中午之前交,淘气的孩子课上写不完就得课间写,老实的孩子课间也不出去玩。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孩子自觉选择在课间10分钟里做作业,不愿意出去玩。因为写完老师留的作业,家里还有一堆。天堂2sf一条龙服务端

Copyright 2012-2020 http://www.47e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天堂2sf一条龙服务端_传奇3私服一条龙服务端_真封神开服一条龙制作-www.47ev.com